首页 / 健康 / 正文

盲人和弱视女性参与板球运动,并将其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3-02-18 09:21  浏览次数:222 来源:大国新闻网    

当你不能总是看到球的时候,打板球是一项艰苦的工作。问问朱莉·诺伊曼(Julie Neumann)就知道了,她是昆士兰盲人和低视力队的守门员。

“我的腿上全是淤青,我的手也是。人们认为我疯了,”诺伊曼说。

她对这些人的回应是:

“每一处瘀伤都是一个停球,所以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

“视力正常的人会说‘你为什么不用你的手’——这很公平——但是当你看不到球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比我们的手大得多。”

这位45岁的美发师和九个孩子的母亲,冒着身体的危险,最近在布里斯班参加了全国板球锦标赛(NCIC)。

在比赛中,16支球队代表他们的州和地区,分为三个组别:盲人和低视力者,聋人和重听者,以及智障板球运动员。

诺伊曼是锦标赛225名选手中创纪录的10名女性之一(盲人和低视力组有9名)。

诺伊曼说:“我就是喜欢在那里。

“这里的人非常支持和欢迎每个人,不管他们的能力如何。”

在很长一段时间远离比赛后,比赛也是为了追求个人目标。

诺伊曼说:“我现在的梦想是参加今年的伯明翰国际盲人比赛。”

为了入选奥运会,诺伊曼在NCIC的表现将被评估,包括以前的表现和态度。但即使她没有进入澳大利亚队,她也想去英国支持那些能进入澳大利亚队的人。

“即使我不能参加比赛,我仍然会参与其中,并鼓励所有女性和女孩,板球是一项很好的运动,它可以带你走遍世界。”

33岁时,人生发生了改变

33岁时,诺伊曼感觉自己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视力。

她说:“一天早上我刚醒来,就觉得自己眼睛感染了。”

“我去看了验光师,发现我得了色素性视网膜炎(RP)。”

RP是一种遗传性疾病,视网膜细胞在一段时间内慢慢分解,导致视力下降。

它在早期影响夜视和周边视觉,所以最初通常不被注意到。在晚期通常会影响中央视力。

诺伊曼的视野现在下降到不到5度,她使用拐杖,还有一只导盲犬。

不打板球的时候,诺伊曼会理发。

很多伤口来自感觉,因为她的视野狭窄,她可以退一步看一看。

她说:“如果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你,我会看到你的眼睛和一点点鼻子。”

“我还有白内障、视神经损伤和黄斑后的囊肿。所以任何超过两米的东西都会变得模糊。”

当谈到盲板球时,球里有球轴承,这样球员就能在球场上和地面上得到听觉反馈。

投球手在手臂下投球,球需要在中线之前弹起。有些击球手也有跑垒手。

由于诺伊曼的视野有限,她经常可以在场上帮助她的队友。

诺伊曼说:“我们比传统板球比赛喊得更多。”

“如果我能看到球,我知道我的队友在哪里,我就可以对他们大喊——‘雷在你左边,雷在你右边,或者12点钟方向’。

“我们也有完全失明的球员。所以如果我能看到球被击中的地方,我就可以说‘杰克趴下’,他就会平躺着,让我们希望他能抓住球……就像阻止球向边界或其他地方移动一样。”

为妇女和女孩发展足球运动

诺伊曼的天赋使她在去年年底入选了阿德莱德为盲人和视力受损球员举办的女性发展训练营。

她和来自新南威尔士州的考特尼·韦贝克(Courtney Webeck)一起参加了比赛,后者刚刚打了六个月的板球。

韦贝克说:“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训练营,我迫不及待地想成为(澳大利亚)女队的一员。”

“能成为这项包容性运动的一部分真是太棒了,我认为这对板球来说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韦贝克最近不仅开始打板球,而且还开始打网球。

她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与艾丽西亚·莫里克(Alicia Molik)并肩作战,以提高人们对盲人和低视力网球的认识。

“在这项运动中有一个榜样真的表明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她说。

澳大利亚板球委员会表示,他们致力于支持女子比赛的增长和发展,为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并在未来在NCIC设立一个部门。

澳大利亚盲人板球协会也致力于支持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进一步纳入女性球队,并很高兴与澳大利亚板球协会合作,为全国各地的女性提供最好的机会。

无论是板球还是网球,Webeck都很欣赏她所走进的空间。

“无论你处于何种状态,这两者周围的社区都令人难以置信,”她说。

“所有的州都有这样伟大的团队合作,他们周围的人都很轻松。我认为这对体育来说是惊人的。”

她给那些想追随她和诺伊曼脚步的人的建议是:

“只要追随你的梦想。试一试,享受它,这是最重要的。”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晋ICP备2023014585号-1